全国服务热线:400-658-3652
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
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
13932561485
电话:
400-658-3652
邮箱:
56889542@qq.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东区8号楼18层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www.pjbet.com > 新闻资讯 >
合同到期了留学机构没申过学校顾问也已离职维
添加时间:2019-05-10
  

  “如果家人不陪读,私立中学基本都提供寄宿,让学生住校或者托管在华人家庭。英国法律规定,所有在英国就读的外国未成年学生,其家长必须为孩子指定监护人,监护人必须25岁以上,长期在英国居住的非全日制学生。”

  从最近一次留学国家/地区分布占比情况看,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是海归群体留学的主要国家,占比分别为19%、18%、10%、10%以及8%。此外,加拿大与法国占比接近,分别为5%和4%。从留学国家男女比例来看,作为主要留学目的国的英国和美国存在较大差异。其中,女性海归更青睐于英国,占比高达22%,其次是美国的15%;而男性海归这一比例恰恰相反,21%的男性最近一次留学国家为美国,而15%的男性群体选择赴英国留学。

  英国中央兰开夏大学艺术设计与时尚专业学术带头人,获英国年度卓越创新艺术奖

  2017年4月,上海一高校学生华同学与顺顺留学上海分公司签订了一份“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合同-法国留学”,计划2018年秋季留学法国。华同学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签约后不久,仅和负责接洽的牛顾问见面商谈过一次留学事宜,后来就处于线下约不到顾问见面的状态。2018年11月,顺顺留学告知她已经停止了上海分公司的法国留学业务。到2018年12月31日合同到期,顺顺留学没有为她申请过任何一所院校,自己也错过了校园招聘等就业机会。

  2019年3月24日,顺顺留学上海分公司的一名职员称,负责华同学的牛顾问和准备申请材料的文书老师分别在2017年、2018年陆续离职。

  顺顺留学高级客户关系管理经理李经理表示,目前,因为上海分公司没有负责法国留学的顾问老师,可以为华同学提供在北京总部的顾问老师继续服务,也可以在扣除30%咨询服务费用的基础上,返还余额。

  华同学告诉澎湃新闻记者,2017年4月27日,其与顺顺留学上海分公司签订了留学法国的服务合同,并支付了17100元人民币的服务费。

  在华同学提供的留学中介服务合同上,落款甲方为学生姓名,乙方为“北京东方人力科贸发展有限公司”,乙方的签约人正是之前与华同学接洽的牛姓顾问。顺顺留学官网上显示,其隶属于北京东方人力科贸发展有限公司,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共有16家分公司。

  签约时,华同学正在读大三。不过交完钱后,牛顾问仅与她面谈了一次。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再能约上牛顾问见面商讨留学事宜。

  根据华同学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7年9月,华同学提出要与牛顾问面谈,牛顾问称“我不在上海”。同年10月,牛顾问以“这两个月家里出了些事情,需要在家处理,而且还要抽空在外地培训新员工”为由拒绝了与华同学的面谈。

  华同学和顺顺留学双方提供的微信聊天内容显示,牛顾问曾拉了一个3人微信群,除了牛顾问和华同学之外,另一位是负责“文书”的老师。不过华同学表示,自己自始至终没有面见过这位“文书”老师。

  李经理表示,2017年11月,牛顾问曾约华同学面谈,因为华同学需要实习至12月17日,所以这次面谈也未约成。此后,因为华同学需要用1个月的时间进行毕业设计,面谈计划就此搁置。

  2018年10月25日,牛顾问曾发送给华同学一份邮件,这封邮件同时抄送给了顺顺留学上海分公司朱姓负责人和高级客户关系管理经理李经理。在这篇题为“关于华同学服务流程详述”的邮件里,牛顾问回应了华同学提出的“成绩没有出来,却不给保底方案”的疑问:“首先,在得知您(2017年)11月份仍只有雅思5.5分,离目标分数甚远的时候,就主动和您建议了保底方案,并告知了您虽然可能因为成绩达不到,暂时申不到预期学校的专业,但是也教了您如何通过保底方案先进到预期学校,再如何通过努力将来转到预期专业的途径,您当下表示可以考虑,只是担心来不及,后续我还一直跟进,多次询问您是否决定好,以免耽误申请,当知道您时间冲突的时候,还主动建议您延期,我已经很努力地在把各种情况都提前帮您考量了。”

  对此,华同学表示,她之后在2018年雅思成绩已达到6分。但因为见不到牛顾问,没法签署《定校书》,最终导致无法申请院校。

  2018年11月,华同学在与顺顺留学的沟通中被告知,上海分公司的法国留学业务已经停掉了。

  当天,一位与牛顾问共事过的老员工表示,牛顾问和文书老师已陆续离职,文书老师在2018年年中离职,而牛顾问则早在2017年。

  2019年3月27日,华同学再次来到顺顺留学上海分公司沟通,上海分公司的朱姓负责人和工作地在北京的顺顺留学高级客户关系管理经理李经理通过电话接待了华同学。

  

  “学生你签的是北京东方人力科贸发展有限公司,投诉的事情由北京相关老师对接,这是我们公司的安排。”上海分公司的朱姓负责人表示。

  为何已经离职的牛顾问还能在2018年10月25日以“上海分公司法国部咨询顾问”的身份发送回复邮件?

  朱姓负责人在被问到“顾问离职为何不告诉学生”时表示,“我们依旧在做法国,牛老师至今与我们合作,她依然在服务着学生。”并表示文书老师“也是合作关系”。

  在当场的电话沟通中,李经理也应和称,“不管是文书老师,还是顾问老师,都在服务着我们的学生。”当被问及“如果两位老师没有雇佣合同,也可以服务”时,李经理也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在顺顺留学的官网上已搜不到牛姓顾问 随后,澎湃新闻记者在顺顺留学官网上“找顾问”栏目里搜索牛顾问的全名,没找到匹配顾问,按照顺顺留学官网400电话致电询问,客服表示,没有这位牛顾问。

  3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就此向顺顺留学方面求证,对方回应称,华同学的顾问确实是与顺顺留学“合作关系”,至于“合作关系”的具体内容是涉及“公司机密”,利来w66暂不便告知。

  如今,被耽误的留学申请该如何解决?华同学称,李经理对她表示,目前,因为上海没有负责法国留学的顾问老师,公司可以为华同学提供在北京总部的顾问老师继续服务,也可以在扣除30%咨询服务费用的基础上,返还余额。

  顾问曾在签约前拿出两家机构的价格 受访者供图华同学还向记者提到一个细节,牛顾问曾给她两个留学公司的建议:一个是顺顺留学,一个是学为贵。

  2017年4月20日,牛顾问在微信聊天中还提及“不管签顺顺还是学为贵,都是我亲自负责你全程的服务”以及“之后把我推荐给了你的学弟学妹,我这边可以有每个学生1000元的奖学金发放”。

  2019年3月28日,澎湃新闻记者向 “学为贵”所属的北京学为贵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求证有无这位牛顾问,客服表示,查询后,并无这位员工。

  另外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华同学表示,在2017年与顺顺留学签订合同时,只拿到了一张“收据”,并且合同中写明“在本合同办结时,甲方可将收据换为有效发票”。

  对此,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葛志浩认为,当双方就合同约定的服务事项达成一致,并且学生已向中介机构支付了相应的款项后,中介机构就应当提供合法有效的发票。在本案中,中介机构将该项出具发票的义务表述为“在本合同办结时,甲方可将收据换为有效发票”。该行为存在避税之嫌,且不利于学生的事后维权。

  葛志浩坦言,在本案中,只要是签约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即为合法有效,各方均应当严格依据合同履行其义务。但是华同学签订合同的是北京总公司,由于双方已在合同中明确约定,若产生争议,任何一方可将争议提交北京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那么这就明确了,一旦出现纠纷需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学生需前往北京提交仲裁申请。由于仲裁规则不同于诉讼,加上从上海前往北京需支付一笔交通费和住宿费,维权成本相对会比较高。

  另外,葛志浩提出,一份合法有效的合同,对合同双方均具有约束力。因此该留学中介机构应当约定及时、完整地履行代为学生进行留学申请的行为。中介机构认为学生成绩不够高,但这只是中介机构单方面的主观想法。在合同没有明确约定当成绩未达某一程度不能申请的前提下,中介机构仍应当恪尽诚信原则,积极、主动地为学生提供服务。

  1. 签约主体:签约之前应当明确签约的对象是谁,是否具备合法的中介资质;

  2. 服务范围:中介机构所提供的服务是否与自己所需的服务意向相符,如果出现服务介绍时的承诺与书面合同约定不符时,应当及时提出对合同进行修改,直到合同内容与自己的真实意愿相符才能签字;

  3. 管辖地:管辖条款决定了发生纠纷时双方解决纠纷的地点,考虑到异地争议解决可能产生额外的成本,因此建议尽量将管辖地约定为学生所在地;

  4. 违约责任:为了防止出现纠纷时双方各执一词,建议在合同中对未来可能发生的违约情况考虑周详,并约定相应的违约责任,以便争议解决时有据可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