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400-658-3652
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
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
13932561485
电话:
400-658-3652
邮箱:
56889542@qq.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39号建外SOHO东区8号楼18层
海外职场
当前位置:www.pjbet.com > 海外职场 >
而且最好在申请博士之前便有过前往中东实地调
添加时间:2019-05-07
  

  在大众心中,博士往往代表着出色的科研能力和在某一领域里较深的造诣。但是,科研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博士们也会遇到许多意料之外的困难。

  张楚楚2014年从天津南开大学硕士毕业后,申请到英国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系攻读博士学位。回忆起申请博士的经历,她表示当时着实费了一番工夫。“因为我的研究方向是中东问题,读博第二年需要到中东地区实地考察,所以要求申请者能够熟练使用当地语言,而且最好在申请博士之前便有过前往中东实地调研的经历。幸运的是,我在本科和硕士阶段就在课余学习了法语和阿拉伯语,还在硕士三年级时前往约旦学习了半年阿拉伯语,同时在当地开展考察。这对我申请博士有很大的帮助。”张楚楚说。

  进入剑桥读博只是一个开始,在这之后还有着更多的挑战。“来到剑桥大学读博士的第二年,我只身前往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调研。自己租房、联系采访对象,在异国他乡孤军奋战。刚到突尼斯共和国首都突尼斯市一周后,那里就发生了事件,全国实行宵禁。当时还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的,但是既然已经选了这个方向、这个课题,也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咬咬牙坚持做完。现在回想起来,觉得那是一次很宝贵的经历。”张楚楚坦言。

  杨宇婷和张楚楚有着同样感受。她现在法国巴黎索邦大学艺术史专业攻读博士学位,主攻18、19世纪法国艺术史。“在国外读博士,尤其是人文社科类的博士,是一条孤独的路,需要独立完成学术研究。我的导师只给我指出一个大致的方向,平时很少见到他。我研究18、19世纪的法国艺术史,要读很多古籍。这些古籍一般只能在国家图书馆找到,而且古籍很脆弱,不能拍照,不能外借,只能每次到图书馆手抄自己需要的资料。”杨宇婷接着说,“许多文献是用古法语写成的,阅读起来比较困难,而且作为外国人要去理解两个多世纪前的文艺评论家的信件资料非常不容易。我在这上面就栽了不少跟头。起初,只能读懂表面意思,觉得没什么参考价值,其实那些看似奉承客套的话语里暗含着讽刺、隐喻。栽跟头的次数多了,就慢慢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研究方法。”

  苏畅现在德国慕尼黑大学医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对苏畅来说,最困难的大概是一边读博,一边还要照顾嗷嗷待哺的孩子。“孩子刚出生时,我非常辛苦,身心俱疲,中途一度想放弃读博,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这样半途而废,会很对不起父母和老师,也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最终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读完博士。不过还好,快结束了!我已经提交了毕业论文,就等答辩了。”苏畅愉快地说。

  

  虽然做学术研究会面对诸多挑战,但在这条路上,有前辈做出的榜样,有友人的鼓励和支持,无形中给他们增添了力量。

  在法国读完硕士后,杨宇婷深受同专业前辈的影响,决定继续在艺术史领域深造。“我从来没有想过到底热不热爱自己的专业。但是,每次和同专业的元老级前辈聊天、探讨后,我都会惊叹于他们对艺术的深刻见解。看到他们,我就觉得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杨宇婷说。